当前位置: 起点彩票 > 服务项目 > 正文

《鬼灭之拳·无限列车篇·上》, 快进来洗洗眼睛吧!

作者:admin 发布:2022-07-02 18:00 | 点击数:

这是鬼怪横行的时代,以鬼之始祖鬼舞辻无惨为首的鬼组织,自诩为天灾为祸世间。

而在这个时代,有着太阳之手的热血少年jo炭四郎,带着拥有钢铁之躯的妹妹祢豆子,共同踏上了阻止无惨的道路。

而故事还需要在两年前说起,话说水柱富冈义勇遇到了,被无惨残害而变成鬼的祢豆子,当时义勇想要像往常一样帮助祢豆子解脱,结果被暴起的炭四郎差点人道毁灭,幸好祢豆子挺身而出保护义勇,不然水柱两天前就要在炭四郎家的小树林里陨落。

水柱打不过炭四郎,没有办法,只好将炭四郎兄妹送到狭雾山给鳞泷左近次。

在那之后,炭四郎的太阳之手具备了日轮刀的属性,并且完美的将累给消灭了。

根据后来累在地狱里的描述,那是累成为鬼以来最累的一天。

累死后,无惨大怒,于是就召开了下弦会议,无惨质问下弦之鬼:“凭你们这些脆弱的下弦鬼,该怎样才能消灭那对怪物兄妹?”

釜鵺在那心里嘀咕:“这种事问我,我也不知道啊......

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,却被无惨听到了。

就在釜鵺颤颤巍巍的时候,无惨的画风突然大变,卖萌说:“窝也不知道阿,所以才要和你们讨论阿!”

原来炭四郎和祢豆子,已经和继国缘一一道成为无惨的噩梦。

因为这三个家伙太过可怕,无惨最近做噩梦都会梦到他们,只能让魇梦每天晚上施展血鬼术让他入睡,一段时间下来,无惨是睡好了,但是魇梦惨兮兮的。

这个时候,鸣女适当的来了一支摇滚配乐!

釜鵺提议要打团战围殴。

但是无惨说所有的下弦加起来,应该连一个柱也打不过。

零余子建议打消耗战,消耗鬼杀队的体力。

无惨说之前有个差点挨揍到天亮的。

病叶提议偷偷接近然后暗杀。

无惨说之前有个搞偷袭的被妹妹反杀了。

辘轳说抓路人来当人质。

但是无惨说一旦人质受伤或者死亡,我们就会当场被消灭了。

最后还是魇梦的提议最具有可行性,那就是让无惨老板女装投降,用美人计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好家伙,兴许魇梦这计策真的能行,只是无惨老板没有采用,直接将无惨从18楼扔了下去。

很快,无惨就发现了,和这群下弦讨论的结果,根本就是三加二减五等于零。

于是无惨决定将自己的血分给他们,为下弦提升实力,不然这群下弦就只会像累一样给炭四郎兄妹送菜。

无惨这样做自然有风险,一旦下弦们无法承受,就会爆体而亡,但是只要能够承受就能变得更强,然后就可以去消灭那些怪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身为鬼之始祖的无惨,将jo炭四郎和钢铁之躯祢豆子称之为怪物。

然而事实往往是事与愿违。

下弦之中,只有魇梦适应了无惨的血液进化,别的全部都爆体而亡。

无惨哭到眼泪滴滴哒哒往下掉,这一波他是亏大了。

什么无惨,明明就是很惨!

那么这些失败的下弦,在失败前都觉醒了哪些能力呢?

首先是下弦之贰的辘轳,他觉醒了血鬼术万力血泵浦,可以让心脏巨大化,可以流过更多的血液,理论上能增加身体机能,但是辘轳的身体太小不足以负荷,最后爆体而亡。

病叶觉醒了血鬼术落叶狂足,脚部肌肉强化获得更大的机动性,但是因为太笨重反而速度下降。

零余子觉醒的血鬼术好像有用一点,叫做零余再生之果,能够给予零余子超强的再生能力,但是因为再生力过强,反而让零余子的肉体膨胀爆炸,或许只能对将死之人使用。

釜鵺觉醒的血鬼术叫做鵺魔巨臂,这是一种让自己的手臂变大,从而增加战斗力的血鬼术。然而因为手臂太大反而限制了行动。

这可真的是临死打哈欠,白张嘴。

无惨当场就发飙咆哮:“这到底是哪门子的破烂技能?唯一活下来的还是没有物理攻击技能的变态,果然下弦都是饭桶。”

与此同时,炭四郎带着妹妹回到了鬼杀队的总部,这个时候,产屋敷耀哉单独召见了炭四郎兄妹。

对于产屋敷耀哉的这个做法,炭四郎存在质疑,毕竟他们兄妹这么强大。

可是产屋敷耀哉却说,正是因为知道他们兄妹强大,所以才由最弱的自己来接见。

在不确定炭四郎兄妹是否为恶的情况下,产屋敷耀哉选择在柱们聚首前的一天接见,这样如果炭四郎兄妹为恶,那么牺牲的就只有产屋敷耀哉一人而已,这个讯息可以被传递给柱们,避免孩子们牺牲。

这一番话语,让jo炭四郎的心灵得到了洗涤,对产屋敷耀哉彻底服气,果然首领就是首领,这格局一般人无法比拟。

然而就在炭治郎想要一口答应主公的请求,正式加入鬼杀队的时候,不死川实弥却突然冒了出来。

实弥表示,鬼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风险,而且无惨能够远程发动攻击,更是不排除有控制和洗脑的能力,实弥表示,只要恶鬼的生命遇到威胁,就一定会奋起反击。

产屋敷耀哉急了,生怕实弥将炭四郎给惹毛了,不过炭四郎却非常淡定。

原来炭四郎认为,实弥根本就伤害不到祢豆子,看到实弥作为进攻方反而受伤的样子,炭四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没有想到实弥虽然受挫,可是却用自己的稀血来引诱祢豆子,想要让祢豆子爆发恶鬼的本性。

果然祢豆子有了反应,爆箱而出,这可将实弥给吓坏了,这是啥玩意?

实弥后悔了,自己造了什么孽,竟然惹了这么一个金刚芭比?

就在实弥以为自己要挂掉的时候,祢豆子却摸着他的头说:“绝对不会伤害人类!”

并且祢豆子还为实弥细心的包扎,产屋敷耀哉说祢豆子被刺了一刀毫发无损,看到实弥受伤马上过来温柔的包扎,这已经证明了祢豆子不会吃人了吧?而且如果祢豆子想要吃人,我们鬼杀队也是拦不住的。

主公就是主公,看事情都比别人更加的清楚。

经过这件事情后,炭四郎兄妹和我妻善逸、伊之助一起来到了蝶蝶屋,在三小只的介绍下,善逸显得非常开心,忍不住高兴的说:“在训练时可以接触女孩子,太幸福啦!”

这一番话语,却让炭四郎兄妹脸色大变,炭四郎咬牙切齿说:“你不是说过要跟我们家祢豆子结婚吗?”

突然间,善逸闻到了恐惧的气息。

祢豆子一吃醋,吕布来了都拦不住!

在一波狠狠的教育之后,善逸终于是老实,如果不是炭四郎劝住,我估计善逸会当场寿终正寝。

不久之后,鬼杀队受到了无限列车持续伤亡的消息,行踪不明的人达到四十名以上,主公因此决定将炭四郎、伊之助和我妻善逸一起派过去和炎柱炼狱杏寿郎汇合。

出发之前,炭四郎询问炎柱都有哪些特征?

主公回答说,炎柱炼狱杏寿郎是衣蛾有着火之意志的男人,他来自火影村,叫做漩涡鸣人......阿不,是身穿火焰版显眼的装束,并且有着火焰般的热情。

如果实在找不到,当炭四郎他们进入到车厢里,嗓门最大的那位就是了。

说起来,上次特征这么明显的还是上次。

很快,根据这最后一个特征,炭四郎他们终于找到了炎柱,初一见面,炎柱就表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。

不过东西教不了,便当却可以请你吃,就这样,炭四郎和炎柱一吃如故,很快就熟络起来。

炭四郎给我们诠释了,什么叫做“好吃到爆!”

因为炎柱的便当太好吃,炭四郎直接就爆衣了,炎柱深感遇到知音难觅,不过这样爆衣对小姐姐可能不太好,然而炎柱哪里知道,小姐姐可喜欢炭四郎的身材了。

很快,检票员上来检票,炭四郎却发现自己的车票不见了,他提出补票,但是这车票都是动了手脚的,哪里能补?

检票员深感炭四郎不好对付。

检票员急了,炭四郎再不快点,鬼就要出来了。

不过再去在鬼出来的一瞬间,炭四郎和炎柱就同时感应到了,水之呼吸和火之呼吸几乎同时使用出来。

遇到这两个猛人,鬼也是可怜。

很快,炎柱和炭四郎就开始了商业互吹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炭四郎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原来这所谓的检票员,其实就是下弦之壹·魇梦。

就在验票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中了血鬼术进入沉睡,就连没有用车票的炭四郎,也都已经中了血鬼术。

原来魇梦的血鬼术不仅能够通过车票发动,也能够通过在便当里加入自己的血液发动,从一上车吃便当开始,炭四郎就已经中了血鬼术。

魇梦虽然BT,但是战术和能力还是不错的。

就炭四郎这个吨位,上弦全部加在一起也打不过,何况魇梦只是个下弦?

正面刚完全不是对手,所以魇梦制定了攻击精神层面的方法,人类的原动力是心和精神,只要破坏了精神核心,不管多么强大的人,都会变得行尸走肉。

而在这个时候,梦魇安排的人类小孩终于开始行动了。

只是当那个孩子切开炭四郎的梦境边界,看到杀神般的jo炭四郎的时候,这个可怜的孩子差点就当场去世。

由于炭四郎的强大,他直接干扰到了其他人的梦境,就连无惨大人都被炭四郎的梦魇折磨,如果正面作战,面对炭四郎这个怪物,但是必死无疑的,魇梦说到这里,更加觉得自己的策略是正确的。

魇梦制定了一个阴险的计策,只要炭四郎在梦中施展招式或者是激动,那就一定会爆衣,这样一来连接炭四郎和棋子的绳子就会断开,棋子会永远失去意识,等炭四郎醒过来的时候,就会因为自己亲手毁掉一个孩子,而被深深的罪恶感所包围。

虾仁猪心!这就是虾仁猪心的计策!

然而这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,梦魇却犯了一个错误。

对鬼十分凶残的炭四郎,对人类却异常温柔,很快,魇梦派出的手下们都纷纷被炭四郎给攻略了。

魇梦心态崩了,你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!

这个时候的魇梦,真的是黄连水里泡竹笋,苦透了!

魇梦的手下纷纷投靠炭四郎,魇梦没有办法,只好放弃了破坏精神核心的计划,转而强制催眠炭四郎和炎柱他们。

可是在睡梦中,炭四郎却在教导弟弟妹妹在练习格斗术,突然想起了在狭雾山鳞泷左近次老师那里学到的水之呼吸。

不过这不对啊!上次一见面,鳞泷老师不是说就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吗?

魇梦的噩梦,从这里才刚刚开始,睡梦中的炭四郎在教导水之呼吸,现实中炭四郎竟然用了出来!

魇梦又崩溃了,这家伙竟然还梦游,而且为什么刚刚不用啊!

魇梦害怕极了,只好再次施展血鬼术,让炭四郎进入深度睡觉,忘记呼吸法,好好睡一觉就好了。

魇梦只是想要让炭四郎好好睡一觉,这又有什么错呢?

然而在睡梦中的炭四郎,却突然想起了三小只说的,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,也要进行全集中呼吸,柱们都能够做到。

于是呼,炭四郎又梦游了!

魇梦在这里就差点陨落了。

再不阻止炭四郎,列车就毁了!

千钧一发之际,魇梦发动血鬼术,强力速效麻醉针,终于是将炭四郎给弄得昏睡过去了。

魇梦沾沾自喜,说道:“看来比起你那怪物般的力量,我的头脑则更胜一筹一呢?”

然而魇梦还是高兴得太早了,因为睡着了的炭四郎,也使用了头槌,炭治郎的头槌都这么可怕了,别说是炭四郎的头槌了。

不过总算,炭四郎的行动停止了,而在这个时候,失去哥哥炭四郎压制的祢豆子,她从箱子里爬了出来。

无法想象的恐惧,笼罩着梦魇。

突然,一只大手按住了祢豆子,原来是魇梦不堪重负,决定让炭四郎醒过来。

这也难怪,换成承受能力差一点的,我估计直接就原地躺下了,也就魇梦这个BT能够承受接踵而来的打击。

魇梦的心态还是很好的,认为只要炭四郎醒过来,他就可以和炭四郎智斗。

而炭四郎很快就找到了梦魇,面对强人炭四郎,梦魇怂了。

炭四郎很快也发现了,魇梦是在拖延时间。

得知自己被欺骗了,炭四郎气坏了,然而这个时候,魇梦早就已经和火车融为一体。

这个时候,魇梦那是猴子照镜子,得意忘形,丝毫都不记得刚刚自己是多么狼狈的,又想开启虾仁猪心模式,想要从精神层面击败炭四郎。

魇梦让炭四郎做出抉择,是拯救眼前的生命,还是车厢里的生命?是拯救一人之名命,还是拯救众人之命?

似乎不管怎么选,炭四郎都要饱受煎熬,梦魇这一手虽然恶心,但是对付炭四郎这样的怪物,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。

炭四郎毫不犹豫的救下了眼前的列车长,对于炭四郎来说,他无法接受有人在自己面前死亡,而自己却无所作为。

然而这样一来,就有别的人牺牲,魇梦的目的似乎要达到了。

就在魇梦以为自己得逞的时候,列车传来一声惊爆,汽车的尾部竟然被砍断了。

原来是炎柱醒过来了!魇梦想不明白,为什么炼狱杏寿郎会醒过来?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自己的计划?

这一切,都是因为炭四郎策反了魇梦的手下,在他们的帮助下,所有人都从梦中被唤醒,然后在炎柱的指挥下,祢豆子和善逸他们将人们都转移到最后两节车厢。

本来因为魇梦的计划而颓废的炭四郎,他在炎柱的鼓励下终于是重拾斗志。

接下来,炭四郎明白,自己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了!

然而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,魇梦这个BT还是不肯认输,已经和火车融合的魇梦,放下狂言,说自己要到下一个车站大开杀戒。

魇梦死鸭子嘴硬,终于是让脾气好的炭四郎爆发了!

同时,祢豆子也爆发了,血鬼术暴血,直接将炭四郎给扔到了火车前面。

无限列车魇梦,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噩梦。

“火之神神乐·碧落天!”

一声之下,炭四郎直接将火车给锤了!

无限列车篇·上完结,下次小画姐姐将会更新下篇,关注我不迷路,点赞投币支持一下吧!

Powered by 起点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